21
2018
03

被别人喜欢也是一种幸福

《受伤的芦苇不开花[BL]》 第12节
作者: 鲍林康涛

二十七
固然我很想见小康,比以还任何时候都想。
但我一个星期只见他一面,稳定在周三的下午。平居,我会给他送些好吃的——在正午他去食堂取饭盒,我偷偷溜进教室,把苹果、菜、饼干等之类的东西塞进他的抽屉,然后急速离开。
有时,我会留下一两张字条“小康,加油,我在县城等You”、“小康,不许想我,不准出神,我等你一起登长城”。这时,小康也会留张纸条在抽屉“涛子,想我,就过去找我”。
是的,我想小康,夜深人静,尤甚。我还想大丰,不由自主想到,他而今也该回县城了吧,
我决断去趟县城,说是看中考培养成果,其实是找大丰,无法压抑那种不与小康见面的堵堵慌是一方面,另外,大丰他也必要伴侣的问候与接济,更加在这种节骨眼上。
我给小康留了张去县城看培养成果的字条。
中考培养成果很是不错,重点高中,不成题目,我却没有一丝喜悦之情,大丰照样没回来,连阿姨也不在家。我的心像被掏空了。
早晨,大姐夫问:涛子,培养成果不错,要什么?姐夫送你。
“我想去Z市。”我信口开河,才觉察,大丰不停是我心头挥之不去的牵挂。

98.0元在Z市城北那所职业技术学校,迂腐的宿舍楼,透过虚掩的门缝,我看见了大丰,他正穿戴大裤衩,寂静落寞一人在寝室那张沾满灰尘的床上躺着大字。
敲门,吱嘎,开了,我冲他笑笑,他先是眼睛突地一亮,却未吱声,足有十秒,盯着我看,脸上毫无表情。盯完后,他翕了翕干裂的嘴唇,想说什么,终归没说,低下了头,不敢再看我一眼。
大丰瘦了,一向清洁、敞亮的脸变得萧条、阴晦,还留起了小胡子。
姐夫请我和大丰纯洁吃了一顿饭,这场所偏,走了久远才找到一家“香满楼”餐馆。大丰险些不说话,只是恩哦啊地答着姐夫少之又少的几句问话。
吃完饭,姐夫在车上等我,我和大丰还在说着话,见我转身,欲上车,他蓦地靠过去,拉了一下我的手。
“林涛,你能留上去陪我几天吗?”忧郁的眼神透射出渴求的光泽。说完,他马上又低下了头,有点局促,有点不安,还有点惶恐。
我看了他几秒钟,把脑袋伸进驾驶室,对姐夫罗新华说:Z市很英俊,我想呆几天,在在转转。姐夫点颔首,长春免费交友群。把一叠钱塞入我口袋:玩吧,尽兴玩,家那边我帮你顶着,想回来说一声,我接你。
有时,大姐夫就像个善解人意的慈悲父亲,我喜欢他。
七月的Z市,热浪袭人,知了在街边树上聒噪地叫着,我们一前一后走,还不时抹汗,徐久无语。
“大丰,那边有家游戏厅,进去玩玩?”我终于启齿说话了。
那是一家投币的游戏厅,一元10个币,就是那种彪形大汉一会拳打脚踢,一会举起长矛大刀噢噢噢地挥砍着的游戏。不到一个小时,我10个币全用完了,大丰只用了两个,他把剩下的八个币分了一半给我。
“我们联手,帮你闯关。”他似乎开心了点,入手手把手教我若何加血,若何添补功力,仔细暗阱,看来,大丰是这家游戏厅的常客。
打完游戏,日幕渐至,我们吃了一碗冷面,回到了职业学校。今晚大丰有操作课,就是把电视机、收音机的盒子翻开,再把内中拆的七零八乱,末了重新装好,调试调试,看看有无声像。
大丰兴致很高,虽笨手笨脚,可很负责,装好后,他欢欣激发冲我叫:噢,装好了,看,我装好了。
大丰终于笑了。
插电源,试试,无反映。其他早已完成操作的同砚捂着嘴,偷偷笑。
若何回事?不已装好了吗?大丰拍了拍电视,苦恼嘀咕着,时而挠挠头发、抿抿嘴,对我不善意见意义地笑了笑。
上完操作课,我们回到寝室。寝室很热,还时常有人穿戴拖鞋踢踢踏踏,来回在寝室和卫生间走动,他们穿戴内裤在水房冲凉,喔喔喔叫着:哦,舒服!
有个同砚从水房进去,跑回寝室取内裤,学习大庆兼职群你懂的。同伴“刷”把他身上湿湿的内裤一扯,呈现了毛茸茸的鸡吧,他却不知侮辱,公然还一扭一扭,跳起了光屁股舞,鸡吧一晃一晃的,晃得我头晕,我把头转向了墙壁,浑身炎热,难以入睡。
“林涛。”
大丰冲凉回来,清凉的手搭在了我肩膀上,很是舒服。
“你也冲冲?”
“不了。”
我想冲,但我下认识中断了,那是一群目生的男人,在水房闹得就像一锅沸腾的粥,我怕进去,举目望去,全是一晃一晃的黑鸡吧。
“林涛,我们去表面睡,表面风凉。”大丰拉了拉我的手。
热呀,用钢筋水泥铸成的工业都市和小县城就是不一样。
学校的表面在在都睡着打地铺、扇扇子的同砚,有的睡在教学楼通风的走廊里,有的睡在乒乓球的水泥案子上,有的在教室把桌子拼成床,远远就能听到转身时桌子碰撞收回的咚咚声搀杂着“妈的,对比一下同城密约。把肉给夹了”的嘶叫声。
我抱着毯子,大丰拿着凉席,懦夫如鼠在教学楼的走廊上走着,生怕踩到了脚下只穿戴短裤的身体。
那层楼的教室都睡有人,有的睡了七八个,有的只睡了一个。末了我们在教学楼后面的那块草坪上找到了归宿。
草坪很小,有点倾斜,草不长,两边还有灌木丛。把凉席铺开,睡下去,收回扑哧扑哧的声响。
表面真是风凉,还时不时吹来凉风,我们各自盖着毛毯的一角,平躺着,望着暗暗的天际,无语。
“大丰。”当又一阵凉风吹来时,我说话了。
“恩。”
“你能抱我一下吗?”
大丰没回复我,转过身,看了看我,接着,挪了挪身子,靠过去,悄悄搂住了我。他抚摩着我后脑的头发,说话了。
“林涛,我,我没想到你会来看我。”声响有点低落,像是鼻尖酸过之后收回的声响。
我想,该是给大丰割伤口挤脓的时候了。
要想让化脓的伤口愈合,唯有先把伤口割开,把内中的脓一点一点挤进去,再涂上药。而割伤口不能急,也不能乱割,必需用消毒的刀子,恰如其分地割。
我回抱着大丰,把头依偎在他怀里。
“你不是说喜欢我,要和我做伴侣吗?既然是伴侣,当然得来看你了。”我亲了一口他的脖子。
大丰加大了搂我的力度。
“只是你不把我当伴侣对付,重色轻友,谈了恋爱就把我忘了。”
大丰缄默着。
“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?你肯定很喜欢她了,都不来找我了。”
“想来,怕影响你练习。”
“不会啦,我练习那么好。。。对了,你喜欢她吗?”
“她家就在球场左近,每每来看我打球。”
“然后就去追人家?肯定很英俊吧?”
“不英俊,我没追她,我不若何喜欢她。”
“不喜欢还跟人家谈什么恋爱。”
“她每每找我。”
“找你就谈?”
“也不是,有个星期六的下午,我和她班上一个叫大猫的同砚在球场打球,她在当中看,打完球后,大猫约请我上他家,说是他过诞辰,她也去了。。。。。大猫父亲不在家,他母亲为我们备好饭后去上日班,家里只剩下大猫、她和我。。。。。。。我们都喝了酒,大猫喝得最多,我们三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素来我妄图回去,大猫趴在沙发上看电视,看着看着睡着了。把大猫扶进屋后,我问她‘我要回去了,你回去吗?’,她看了看我,对我说‘你能陪我看一会电视吗,看完这集我就回去’。电视放的是连续剧。她说她很喜欢看,在家也不停看着。长春免费交友群。我不善意见意义中断,就应允了。由于,她似乎有点喜欢我,每次我进了球她都会跳起来拍手大叫,还会给我买汽水和冰棍。也许是打了一下午球,累了;也许是酒喝多了,有点迷糊;也许是我不大喜欢看连续剧。反正,我也不知道若何回事,看着看着,我公然也趴在沙发上恍恍惚惚睡着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林涛。”大丰停止了陈说,搂着我的后背,一只手在我后脊背悄悄摸了起来。
“恩。”我应了一声。
“你也许不信。”
“什么?”
“我梦见你了。”
“梦见我?”
“是的。”
“梦见我什么?”
“梦见我们一起回龙溪了,我们一起在龙溪中学的操场打篮球,然后一起去蓝河洗澡,你还跟我回了燕村。”
“跟你回燕村?”
“是的,你还在我家住,和我一起睡觉,我们紧紧抱在一起,我又对你耍了流氓。”
“我和你睡过两个早晨,你对我耍过两次流氓。”
“不对,应当是八次。。。。你不知道,我自后去找你,约请你上我家,你不去,我好失踪。”
“由于你还想对我耍流氓。”
“也许是吧,你很心爱,人又机智,我喜欢你。”
“我是男孩,你也是,男孩不能喜欢男孩。”
“恩,我也知道,我不知道若何回事,但我好像只喜欢你,对别的男孩没那感到。”
我想我是冲动了,被他人喜欢也是一种幸运,我抬起了头,亲了大丰的脸一口。
他接着说。
“那天早晨,我梦见又对你耍流氓了,你亲我,我也亲你,我压在你身上,脱你的裤子,你不愿意,我急了,用力扯你的裤头。。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我醒了。”
“醒了?”
“是的,我醒了,身上盖着被子。”
“你回大猫房间睡觉了?”
“没有,还在沙发上。大猫的沙发很宽。我俯身卧在沙发上,我蓦地猛地抖了抖身子,醒过去,觉察身子上面还有私人。。。。。。我以为是你,叫了一声‘林涛’,那人却嘤嘤地哭起来,我慌了,学习
9195探探怎么看喜欢我的人同城密约app黑河同城相亲网9195探探怎么看喜欢我的人同城密约app黑河同城相亲网
林涛是不哭的,睁开眼,觉察身子上面那私人是她。全国约啪资料是真的么?。。。。。。我懵了。”
“你把她强奸了?”
“我不知道若何回事,我以为那私人就是你。”
“可不是我。”
“我也知道,我吓得马上从沙发跳起来。。。。她哭着说‘我要回来’,我就把她送回了家。”
“就这样把人家送回了家?”
“幸亏那时还不是很晚,她父母没觉察裂缝。她好象也没对她父母说。。。。。我还是有点担忧,一连几天不敢出教室,怯怯乔乔碰见她,下了课就缓慢骑车冲回家,更别说是去球场打球。。。。。。自后,一次放学,她在我回家的路上拦住我,我吓坏了,低着头,大气也不敢喘,被别人喜欢也是一种幸福。她却笑眯眯地说‘刘大丰,我不停找你,你咋不去打球了呢’,我才松了一口吻。”
“我又入手去打球了,她还是来看我,我进了球她还是跳起来鼓掌,还是会给我买汽水和冰棍。不同的是,打完球,她会关心问我‘累了吗’,然后掏出手绢为我擦汗,我马上一闪,躲开了。”
“她过诞辰,向我讨礼物,我给她送了一支用过的钢笔。她很高兴,说要请我看电影,我没同意,她就哭,拗不过,去了。幸而,那晚电影空场。可电影没看成,她又要我送她回家,路过一家录象厅,她非要拉我去看录象。看了不到十分钟,我们就进去了,老板很缺德,给我们放了部“三级片”,她危急坏了,死死拽着我的胳膊。。。。。。把她送到她家左近,我转身就走,没走几步,她又跑进去,气喘吁吁说她母亲还在街上卖水果,她父亲放工后也赶去襄理,要我上她家坐坐,喝口水什么的。。。。。”
“她家很小,在在都塞满了纸壳箱子,她给我剥橘子,削苹果,还一边削一边说着‘喜欢我’、‘想和我谈恋爱’之类的话。蓦地,她手一抖,同城密约app。叫了一声“哎哟”,苹果和小刀掉在了地上——她的手指受伤了,出了血。”
“我为她包扎,包着包着,她就扑在我怀里,哭了起来。哭了一会,她抬起头,问‘你能亲我一下吗’,我观望了一下,把嘴唇贴了下去。嘴唇刚贴过去,她就咬住我的嘴唇,伸出舌尖,和我强烈吻着。她的吻技很好,她必定和很多男生接过吻。她一边和我接着吻,一边摸我,我也摸她。她的乳房很饱满,很有弹性,摸着摸着,我感到受不了,就去扯她的裤子,她裤子穿得不多,还没系皮带,我略微一用力,纽扣就掉了,呈现清白的小腹。她挣扎了一下,她一挣扎我就更来劲,力气用得更大些,她没再挣扎了。。。。。。我把我的裤子也褪了褪,但没脱,连屁股也没露进去,只呈现了那玩意儿。她也没全脱,我们都怕她父母蓦地回来。”
“我很危急,插了几次也没进去,但我不想就这么放胆,我用手指慢慢在她那场所抠了抠,对比一下被别人喜欢也是一种幸福。确定了位置后,我又入手轻新插,这次我找准了方向,猛地一用力,那玩意就进去了。”
“我没什么特别的感到,只觉得龟头很舒服,我就拼命用力挤压,在她身上动来动去,越用力挤压,龟头就越舒服,越舒服我就挤压得越卖力气,不一会儿,我就射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之后,我还和她做了几次。有一次是我妈回龙溪了,她非要上我家。她炒的菜很好吃,吃完饭,我们看了一会电视,入手在沙发上吻起来了,吻了没多久,我抱她进我房间,把她脱得一丝不挂,自身也脱得精光。那晚,她没有回家,骗她父母说上同砚家温习。。。。。。我们几次做爱,我不停压在她身上,插进去,抽动,射精,我也不清楚自身真相做了若干好多次,射了多回次精,直到自后我实在不想做了。”
“末了两次我们都是在XX江边,她约我去那玩,入夜,也没人,她靠在江边的一棵树上吻我,我用勃起的下体顶她饱满的身体,顶着顶着,我就掏出了那玩意儿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我入手抛荒了练习,培养成果差得一塌懵懂。固然我不是很喜欢她,但我仍与她不咸不淡交往,只消我勃起的阴茎一触及她饱满的身体,我就想插。。。。。。自后,我也觉得这样不大好,入手慢慢萧条冷淡她,可已经晚了,她怀孕了。。。。。我去学校找过你两次,你不在,就没上你亲戚家找。发作那过后,想找你,没勇气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我被学校开除了,父亲很生气,说我天生不是读书的料,不如学门技术,走向社会还能讨口饭吃。我不喜欢电子,很少去上课,但今晚的操作课我学得最负责。。。。。我其实还想读书,我知道我考不上大学,但我想读高中。。。。。。其实,在龙溪中学初二的下半年我就知道家里要我把送去县城读书,从初二入手轻读。我怕在县城跟不上,丢脸,那段时间我就拼命学,还每每问你作业,自后我的练习真有了前进,家里也很高兴。。。。。没想到,而今却成了这样。。一种。。。。。林涛,我很恋慕你,你机智,练习还好,以还肯定能上大学。。。。。。”
那天早晨,大丰不停抱着我,掏心置腹说出了他心里通盘想说的话。第二天,他心情好多了,言语多了起来。他似乎收受接管了我“向前看,脚下的路还很长”的问候。
我还陪他打篮球。
他似乎很久没打,手感生疏了许多。慢慢地,进入了形态,身子矫捷起来,步伐迅速搬动,扑朔迷离地做着举动,运球、过人、上栏,球进了。
我脑袋一歪,对他竖起了大拇指。他细眯着眼,冲我辉煌光耀一笑。
165.0元他的精华演出也赢得了围观者的阵阵掌声,他们称赞说:咦,刘大丰会打篮球?以前没见他打过!
我在Z市呆了四天,第四天,大丰他们不上课,安息,我决断回去——自身回去,坐大巴回县城,再回龙溪。
回去的前一天早晨,我们还是在那块小草坪打地铺。大丰还是风气性地抱着我。我说:
“大丰,我来日诰日回XX县。”
“恩。”大丰搂了搂我。
过了很久,他问:
“你还会来我看我吗?我学一年,明年6月份结业。”
“会的,放假我会来看你。”
“那时还没放暑假。”
“暑假,暑假过去看你。”
“暑假我回家。”
“那我上你家找你。”
“你会来吗?”
“会。”
也许是我来日诰日就要回去,他有点舍不得,一改前两个早晨规规定矩地抱,他的双手在我后背悄悄地摸。脸贴着我的脸,蹭着蹭着,他就入手吻我了,边问边问:这样,可能吗?
见我没中断。他就不停吻着,举动纯熟了很多。
我想,就如他说的,他委实喜欢我,可能说,他对我的身体有一丝沉沦,他在我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吻着,口水沾在我的鼻子、眉毛、额、下巴上,身子还不停在颤栗。
不能否定,和大丰的身体接触,能给我感官上的超强安慰,他身体强壮,身材也好,相当均匀,肉质有弹性,肌肉也坚固,没有一丝赘肉,我无法顽抗。我喜欢慢慢抚摩他的身体,全国约啪资料是真的么?。悄悄吻着,细细感受。
他则不然,除了我脸部器官,他很少吻其他部位,他以至从不摸我的下体,唯有一次,我把他的手拽过去,放在我的命根部位,他才捏了捏,说:呵,这么小。
他最喜欢的式样就是压在我身上,强健无力的臂膀放在我身下,搂着我,双手托住我的脑袋,嘴唇在我脸上狂热吻着,还用牙齿咬我的嘴唇。吻着吻着,他就入手加足马力,用那根硬硬的东西插在我夹紧的两腿之间,做着一次又一次缺氧冲突行动。
那晚,他很是尽兴,说了好几次舒服——他很久没这么舒服过了。
他还把我翻过去,推到他强健的身子上,一只手搂着我的后脊背,另只手拍了拍我的屁股,说:来,你也试试。
回县城,他送我到车站,给我买了很多冷饮。
上了车,他陪我在车上坐着。把我的左手拿过去,放在他左手厚实的掌心,再把手离开叉到我的手中握紧了,右手一下一下悄悄拍打着我左手的后背。这种举动不停不断到车子快发动了。
车发动后,他跟着跑了几步,说:困了就歇会儿,睡觉仔细点。
我点颔首,也冲他说:你也要仔细点,别再乱来了!
他不善意见意义地笑笑,停止了追逐的脚步。
车子上道了,我把脑袋探出玻璃窗,看见他走在人行道上,一会儿举头向我这边张望,一会儿东张西望,盯着人行道两边的车子。
回县城的路上,别人。我不停在想,大丰,蛮好的一私人,倘若没有小康,我会不会爱上那小子。

开学后,我上大丰家找过他几次,每次都碰空,末了一次去,才知道,大丰早离开了那家职业学校,跟随他父亲不着边沿闯江湖了。这一别就是七八年,直至我大学毕业才得以和他重见面。和大丰见面的境况以还有时间可再加以描摹。
二十八
从Z市回到龙溪,破天荒,小康竟一如既往,主动上我家找我,还说想在我家住一个早晨,学会喜欢。借口是要问我作业。
哈,他肯定是想我了.我乐陶陶地想。
上了床,我激动地抱着他狂啃,他才通告我真实出处。
“涛子,我,我对不起你。”
“若何啦?”我一惊。
“我,我和郭发春亲嘴了。”
“啊。”我猛烈一抖,“你为什么要和他亲嘴。”语气有点忿忿然。
“也没真正亲,碰了一下我就醒了。”
“若何回事?”
“我以为那私人是你。”
“连我也分不清。”
“我睡着了,恍恍惚惚感到有人抱我,我以为是你,我就把嘴亲了过去,可我一想,不对,这是学校不是瓜棚呀,才觉察我亲错人了。”
原来是这样,虚惊一场。
其实,那时候,同砚之间睡觉互相拥抱、亲亲脸什么的,是很一般的事情,很多人都发作过,何况小康还是睡着后有认识的行为,我不也和袁玉那小子抱过,亲过嘴。
“涛子,你生气了吗?”
“当然,你是我的人,谁也不许碰你。”我紧紧抱着小康,想起我和大丰之间事,同城密约。惭愧的泪水直往下掉。
“你哭了,真生气了?我保证以还不会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我抱紧小康,哭得更凶了。
那天早晨,我不停在流泪,小康越说,我流得越锋利,自后,他舒服不说了,抱着我,和我一起流泪。
许是为了表达忠心,小康主动提出搬去我三姐的房间住。三姐而今成了他的班主任,他又是三姐的喜悦门生,一切水道渠成。
我默默帮他料理着纯洁的东西,心情异常杂乱。他睡我留上去的那张单人床,毛毯是自身的。第一个早晨,他说不风气,睡不着,要我陪他,我就留了上去。
倘若说和刘大丰睡觉,我是主动收受接管,和小康我就变得主动抨击了,我沉沦他的身体,就像大丰沉沦我的身体一样。和小康拥抱接吻,我不但能到达感官上的超强安慰,灵魂上也能获得升华,做到灵魂和身体同时进入另一个世界。和刘大丰离开,有点恋恋不舍,我在想,这小子,下次见到他又会是什么时候。和小康离开,那种痛,撕心裂肺。就像蹦上岸的鱼,最终唯有贫乏而死。
我爱小康,远远甚过爱自身,每次和他交欢后,我这么对自身说。
二十九
重点高中在县教育局的当中,是全县独逐一所省重点高中。
校园很大,英俊得惊人,有长满草的足球场和一大排连在一起的篮球场,比工人文明宫的球场气势多了,光养鱼的池塘就有五口,池塘上还有七拐八折的亭子,池塘边种着婀娜多姿的垂柳。这是一所很富饶的高中,高考升学率高得惊人,屡屡能考出全郊区状元,声名鹊起。难怪父亲非逼我考重点高中。
听班主任说,我的中考培养成果进入了全县前十名。这样的培养成果,根蒂不必转学、迁户口什么的。固然这只是马后炮。
高一不是很危急,我每每给小康写信,满县城找最英俊的信纸,还夹上一些油光闪亮的书签、明信片,卡通画片什么的。
但我们很少见面,大姐把家搬到县城后,忙得像陀螺,周末,有时我牵着小外甥满小巷走,也可能省去大姐不少心。
我基本不回龙溪了。小康忙与升学考试,我不想打搅他。素来暑假,我们可能好好见一面,但一考完期末考试,姐夫就携我上内地某省的A市走了一圈,回龙溪,小康已回家过年了。过完年,还没等小康回校补课,我又陪二姐夫马德军去了趟省城。
高一那年,是我和小康感情进入冰冻期的一年。我以至感到小康的音容笑貌逐渐在我脑海恍惚起来。这一年,七爷交友平台知乎。我真正学会了打篮球,成了班上车载斗量的练习培养成果卓绝,行动程度还高的复合性高中生。
小康中考在县城。他们考试的那几天,学校放假,把教室腾进去给他们做考场。我去他们驻住的“海天宾馆”找小康时,小康正在卫生间背对着我用手捂着水洗脸。卫生间有两人,他们险些同时进去,面对着我。
其中,一个身材欣长,发育很好的男生额上发尖湿湿的,他正用毛巾抖着头发,半遮着脸。我在盯着另外一个个子稍矮的男生看,若何看若何不对劲,仅半年不见,小康成这样了?
苦恼间,那个用毛巾擦脸的男生冲我喊了声:林涛。
我才回过神来,原来他才是小康。
我想我是呆住了,好一个帅气阳刚的小生,被水冲浸过的姣美面庞一改以往的漆黑,变得光泽苍白起来,嫩嫩的胡子在唇边显山露水。
他安乐的脸笑了笑,一拳悄悄挥在了我的胸膛:都这么高了!
你也一样!我反捶着他。
哈哈,我们笑成一团。
我骑着自行车带着小康稽察考场,小康真是高了,悄悄一放,双脚就在水泥地冲突着走。也难怪,他都17岁了,再不长,就出题目了。
起初,我们都有些拘束,快一年了,我们险些没见什么面,无意见一次,也是仓卒小聚,殊不知,再次见面,都高了,声响也变了,小康变化更加大,他简直成了一个幼稚青年了。
但,时间隔绝距离再长,互相变化再大,林涛还是他小康眼里的林涛,小康还是我林涛眼里的小康。我们想对方的心未变,变化的只是他们各自的躯体和内在景象。
很快,我们嘻嘻哈哈开着玩笑。
“喂,小伙子,谈女伴侣了吗?”
“谈了哦。”小康歪着脸,“糟了,忘了通告你。”
“谁呀?”
“张曼玉。”
“哈哈!”
考试前一天早晨,我又去趟了“海天宾馆”,给小康带了一些换洗的衣服,和一些煮好的鸡蛋,牛奶什么的。考末了一科,我不停在校门口等他。考完,出校门,他一见我就跳上自行车,大喊一声:考完了噢。对比一下长春免费交友群。
问他考得若何样,他拽拽地捋了捋头发:重点高中,没题目。
我乐了,捶了他的肩膀一下:考不上我就送你去“俗缘庵”做和尚。
没题目!他又是决心十足地拍了拍胸膛。
为了纪念行将到来的“重聚岁月”,我特地带小康去XX江大桥桥头的“光辉岁月”像馆照相,一起骑在那匹骨瘦如柴的马上,做着各种胜利手势。那是我们第一次合影。照片,我至今还完美无损保存着,并就此成为我生命中最值得回顾的一页。
小康中考结束后,留他在县城呆几天,他说要急着回云泉,家还有农活儿等着他。因我也要期末考试了,就没强留。
在我期末考试期间,爷爷奶奶从龙溪赶来县城,说是想我这个孙子,非要过去看我。爷爷奶奶虽快70了,但他们身子健壮,一来县城便主动承揽了买菜做饭差使,把大姐嘴巴都乐歪了,她还正想雇人做家务呢。
考完后,想回龙溪,大姐硬是拽着爷爷奶奶不让他们走,小外甥更是在奶奶怀里直楞楞地哭。没形式,爷爷奶奶他们不回去,我也走不了。
不停在县城呆到中考培养成果进去,我才得以回龙溪。
我大感不测的是,小康考得不甚瞎想。能否录取重点高中,就看运气,如后门、夹塞货多,危险。
把境况通告小康,小康却像早有心境准备,一脸清静地说:“哦,不错哦,我还没想到能考这么好哩!”
“可是,你说过重点高中没题目。”我急了,真没想到小康是这种态度。
“已经不错了!”他公然没事似得摊了摊手。
几天后,录取结果进去,只差一分,小康无情落榜。
其实,小康分数不低,够了中师线,因没报,只能抱憾,他的命运就只能被普通高中录取了。
那所将要录取他的普通高中离县城很远,在一个叫南良的镇上,离县城70公里,比龙溪镇距县城还远,是以南良镇为重点,左近七八个乡镇招生的普通高中。从云泉到南良,少说也有三十里路。学校师资不强,升学率也不高,近几年来,别说重点大学,就是本省的凡是本科院校也难有人考取。
鲍叔叔微风秀婶一天到晚强烈辱骂小康:
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身。好好的中师不报,报什么重点高中,听听幸福。连虫都不如,还以为自身是一条能飞到北京去的龙。”
小康缄默起来,拼命地干活。只是见到我,他才入手自责:“涛子,对不起,让你扫兴了。”然后捶打自身的脑袋。
我抱紧了小康,考没考上重点高中都没联系,只消他不呈现出那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我都判辨他、接济他。他也委实尽力了,要知道,为了考重点高中,他可是学疯了,不停忍着不与我见面。
三姐说,小康是个读书的好苗子,糜费了,惋惜。她在县教育局及重点高中都有伴侣,要我陪她去县城探听境况,探探风声。
在县教育局某私人的引见下,我们找到了校长。
502分,离一中的重点线503分只差一分,英语还是全县仅有的两个满分中的一个;乡村小孩呀,懂事,贼机智,潜力还大,练习更耐劳,活脱脱一个为你抹黑的北大胚子,上哪找去?三姐以小康班主任的身份,大言不惭罗列小康的好处。
校长点着烟,来回在办公室走动。我死死盯住他,任何一个微小举动都能把我的心牵得砰砰直跳。
三姐不愧是三姐,舌锭春雷,一条如簧巧舌,八面小巧,很快,峰回路转,生气希望重现。
搞定!小康可能进一中了,但,学习也是。得多交4000元学费。
4000元,于小康,那是个把骨头卸上去卖钱也凑不齐的地理数字。
而事实上,4000只是没考取一中一般多交学费的一半。这样的名额不好弄,换作他人,走联系、送礼、请吃等的后期投入,不掷出个三千四千,你连一中的门槛也跨不进半步,尽管投入了,也可能打水漂。
校长能有这等反映,三姐和我已是始料未及、大呼不测。
好好好,办成了就成,我高兴呀,本是塌上去的天又被撑起来了,一种置于死地尔后生的幸运情不自禁。
剩下的,只差钱了。
我哀求财神爷大姐,大姐激昂大方地一甩手:赞助1000元。学习黑河同城相亲网。
我跺着脚:4000!
大姐惊讶地看了我一眼:疯了你,他是我什么人?
是呀,小康是大姐什么人?我能拉着她的手,花枝乱颤哭诉“大姐,求求你,小康可是我命脉呀”?
大姐她不抠,1000元,已经够多了,要她拿4000元给小康,除非她的神经出了题目。小康他又不是考取了一中没钱读,而是没考取又要读还没钱交插班费。没考取就不读贝,行家潜认识就持这么一种意见。
在爸爸、妈妈、爷爷、奶奶、二姐、三姐、二姐夫,以至马老板眼前,我点着头,哈着腰,在他们每私人眼前铿锵无力表态:定心,我必定会好好练习,天天向上,必定考取北京大学,在北京安家,买大房子,再接你们逛天安门、登长城、游皇宫。
他们很是不甘心肠从皮包掏出那么一两张,还不定心肠问一句:记住你的诺言哦。
4000元学费终于筹齐了,马不停蹄赶去云泉。小康正戴着草帽,深一脚浅一脚在水田割着稻谷。
我兴奋地蹲在田垄上,欢天喜地地与他说着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我高兴呀!
小康先是傻傻一楞,呆若木鸡站在田里,半天没缓过劲来,当他知道若何回事,扔下镰刀,离开我身边,拉着我的手就往马路走。
“涛子,这重点高中我不念了。”
他低下头,还把草帽压了压,致力压抑、粉饰自身的表情。
“不消担忧,钱够了,我筹。。。。。” 我懦夫如鼠掏出了那包鼓鼓的钱。
“我没妄图念重点高中。”
“没联系,我帮你凑弃学费了。”
“我不去。”
“以还还我钱就是了。”
“不去。”
“去吧。”
“不去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素来就没考取。”
“而今考取了。”
“你说考取了就考取了!”
“能念就行。”
“不去。”
“真不去?”
“不去。”
“我生气了!”
“生气也不去。大庆兼职群你懂的。”他声响昭彰低了点,举头看了一眼,又马上低下。
“我真生气了!”我语气进步了一点。
“你爱生就生你的气,我也没拦你。”我还没生气,小康倒师长教师气了,他把草帽摘下,用力往地上努力一摔,筋红脖子粗冲我大吼起来,“我去不去要你林涛操哪门子心?”
“这是你说的?”我压了压火气。
“是的,是我说的,我再说一遍,我念不念重点高中,都用不着你为我操心。”
“你说过要考重点高中,要考北京的大学,和我一起登长城、住皇宫的。”我依然若无其事,我了解小康,他就这样,要强,自尊还特强,他若何愿意走他人为他铺好的路呢!
“而今不想了。”
“心境话?”
“是!”
“不悔怨!”
“不!”
“末了问一遍:‘不悔怨!’?”
“问一百遍也那样。”语气不可一世。
我扭头就走,没几步,转身,往回折了折。“你爱去不去,你以为你谁呀!”我把那包钱往他脸上一扔,忿忿然,走了。
你说你因要强、有自尊不收受接管我的钱也就云尔,但我林涛为你鲍小康这种把诺言当游戏的行为所不齿。
离开云泉,我在龙溪呆了不到一个星期,就回了县城。自后,三姐来县城对我说,她也做了小康的办事,没胜利。钱,同城密约app。他一分不少,原原本当地退了回来。
我淡淡地“哦”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
连三姐这两片嘴都做不通他的办事,还有什么话可说!
随他去吧,从云泉回来,我的心就不停在痛。痛呀,说不出的痛,痛得一看见龙溪中学的大门,我就慌张、无助,好像世界末日已经光临。反正疼痛神经因过度劳累,早早坏死,我呀,已痛得麻痹,不知道什么叫痛了。
我不停没回龙溪,更别说云泉了。
忘了吧,人家都不喜欢咱,已经忘了登长城的诺言了,还死赖着算哪门事儿。我入手想念大丰了,他还打篮球吗?真想与他琢磨琢磨。
但,想忘掉一私人,更加是曾生死相爱的人,做不到。
开学后,对小康的思念像春天疯长的草,眨眼时期,已是高雄强壮、翠翠绿绿。
几次想给小康写信,问问他在南良中学的境况,每次提笔,写了一半,又把信给揉了,唉,算了吧,实在想他,就用被子蒙头捂脸,在脑海一遍一遍放电影,细细回顾、慢慢怀念吧。

158.0元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