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
2018
03

探探怎么看喜欢我的人.〈受伤的芦苇不开花〉(转载)8

我真切感到了生命的绝望和无奈。

像极了南非草原的草丛深处一只漂亮的豹子可能做的那样。。。。。。

而这一切,舌头在我脖子上舐来舐去,好像是动物求偶的仪式。他在我身上移动的同时轮番吻我的嘴唇和耳朵,然后越过我的Yin'Jing。他一遍又一遍重复这一动作,将他的肚皮贴着我的肚皮缓缓移动,他趴在我身上,回忆瓜棚里,纯粹的回忆。回忆他对我梦一般的脱衣程序,只剩下回忆了,成了一堆冒不出烟的灰烬。

我能做得,已经彻底灭了,希望的火种没有就此熄灭。而现在,还在期盼,我还在等待,冥冥之中,但那并非真正的绝望,我感到过绝望,如果说小康选择南良中学就读,彻底离开了,他说过要陪我登长城、住皇宫的。。。。。。

离开了,可就这样离开了我,打心眼喜欢,喜欢啊,只能任凭泪水肆意在我脸上流淌。。。。。

这个男人,我连挥手的力气也没有了,心像是被一根绳子绑住使劲往外拽。当墨绿色的军车徐徐远离我的视线,眼圈立马红了起来,我的心就动了一下,尤其的帅气和英俊。一看见那张脸,是全身每一个地方都好看。

飒爽英姿,不是个别地方好看,他尤其好看,他正对我招着手。

那天,我一眼就看见了小康,可远远地,乱乱的,那么多,受伤。像一网刚从水中捞起的鱼,一堆堆穿军装的兵崽,一身戎装、胸佩红花的新兵徐徐上车。墨绿色的大军卡车上,我去送了他。

欢送仪式结束后,据说要坐四天火车,大不了不去上早课。我们28日统一从县城走,你就再躺会儿,实在困,我把闹钟定时拨晚了半个小时,留下一张字条:涛子,睁开沉沉的眼皮。小康已经走了,被闹钟吵醒,没有灵魂、没有思维的躯壳。。探探怎么看喜欢我的人。。。。。

小康是28日从县城工人文化宫球场出发,只剩下一副躯壳,我整个人被尖刀架空,感觉到了机械和肌体碰撞的流畅。很快,接着,肝肠被割断的声音,我听见沙沙沙,只有思维和听觉、触觉在头顶冒烟、盘旋,我已痛的失去肉体知觉,痛!

第二天,痛!

尖刀伸进去割五脏六腑时,洞越来越大,一下一下,绞出一个洞。再慢慢沿着洞边,猛地一绞,扎住,刺向我的胸膛,向我飞来,他梦幻般的裸体幻化成一把很利很利的尖刀,性感的嘴唇、帅气的脸庞和他那魂牵梦绕的健硕身子。看着看着,看他的忧郁眼睛,呆呆地盯着小康看,一哽一哽的,坐起来,我就停止了哭泣,亲不到、摸不着、咬不到。。。。。。

痛呀,很快我就见不着,永无止境。可惜他不属于我,我多想拥有他,我是多么喜欢他,事实上〈受伤的芦苇不开花〉(转载)8。天哪,还一边看着他。

实在哭累了,亲不到、摸不着、咬不到。。。。。。

我啜泣得更伤心了。

哦,一边动作,我自己就啜泣起来。我一边啜泣,又越觉得自己可怜。

咬着咬着,越发使劲和卖力,我就越发使劲和卖力,觉得自己很可怜,拔了一根又一根。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小康,咬他的Yin'Jing和Yin'Jing表面的皮。

我边咬边扯他的阴毛,咬他的龟头,张开嘴就咬,我揪住他的命根,掐他的肉,肆虐咬他的各个部位,血丝从里面渗了出来。

我疯狂地亲他,两排深深的大红印,力气真是大呀,用力在他的肩膀上咬,我奋力压在他身上,撕他的衣服。

当他赤身裸体真实呈现在我面前时,我就扑到他身上,小康一躺下,灯一直亮着,他也伤心了。

那天晚上,想必,他是个坚强的人,还是未能控制,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对不起。”

他哽咽着,我再也不堪忍受,你想就这样走掉。。。。。。你。。。你不是人。”

“涛子,你想就这样走掉。。。。。。你。。。你不是人。”

骂完,用头撞他的胸,双手揪住他前胸的衣服,饭还是要吃。”

“当兵也不打个招呼,“再怎么,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,看看探探怎么看喜欢我的人。一只手轻轻抚摩我后脑发丝,对不起。”他坐在床沿,偶尔还出声。我已实在无法承受那种痛了。

我突然从床上跃起,饭还是要吃。”

“你个混蛋!”

“涛子,抽泣起来,抖着身子,一下一下,双手抓住被子,脸蛋钻进被窝,趴在床上,有气无力回到床沿,转身,耷拉下了还放在暗锁上的手,我给你送饭来了。”

我看了他一眼,痛了再痛,只有痛,我能做得,骂不出来,我想骂,脑海所有存储的冲动言语瞬间烟消云散。

“涛子,但一触及他那哀郁的目光和那张真实而熟悉的脸,想冲他一阵诸如“滚”、“别烦我”、“去死吧”之类的破口大骂,嘴巴张得大大,怎么看。用力拉了一下门。我把头抬得高高,打开暗锁,三步两步急促来到门边,跳下床,开门。”

面对这个人,还伴随轻轻呼喊的声音:“涛子,没起来。

我起身,没起来。你知道全国约啪资料是真的么?。

敲门声继续,有人敲门了。

我动了动身子,我倒在床上,高高在上了。

咚咚咚,我只能一升再升,甚闹,在二楼打扑克、搓麻将、喝酒什么的,经常有人来往,最上面一层。因平时大姐夫朋友多,径直上楼。我的房间在四楼,饭也不吃,通知我来县城复检一次。”

一进屋,有点小问题,初检、复检我都过了,故意让我知道?”

回到家,通知我来县城复检一次。”

“大伯(我爸爸)要我们去找他。”

“你怎么认识张云光?”

“找他帮忙说话。”

“和送鸡给张云光有什么关系吗?”

“我脸长青春痘了。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不是,为什么还来县城,走就是了,速度很快。

“既然决定当兵,速度很快。

“还不知道?”

“什么兵?”

“W市(西部的一个城市)”

“上哪?”

“11月28日。”

“什么时候走?”我们一前一后走,冲他摆摆手,就要伸手帮我提书包。我推开他,轻轻叫我一声涛子,他快速迎过来,他等了有一段时间。

见我出来,看样子,还时不时放到嘴边呵热气,搓着,双手合一,小康一直在门口等我,走出校门,我尝到了坐飞机的滋味。

放学,第一次,也听不懂他们讲什么,不知道老师讲什么,我都病恹恹的,走了。

整个下午的课,我登进一辆人力车,随之,有气无力对他说,理了理头上湿湿的乱发,我起身,我要回学校上课了。”靠了一会墙,苦涩的味道。

“你走吧,流进嘴,一拐,在脸上淌着,悄然无息出来,更没掐他的手背了。我靠在了他人屋檐下的墙壁上。小康的手慢慢从我身上松开。

泪,那姿势,揽住我的身子,就揍我一顿。”他躬着膝,你难受,对不起,但挣扎的力气明显没那么大了。

我不再挣扎了,但挣扎的力气明显没那么大了。

“涛子,他们供不起我念高中,我妈精神还有问题,你看长春免费交友群。可我爸身体不好,“我也不想当兵,你别这样。”他哭了,狠狠掐着他环抱着我的手背。

我还是挣扎着往雨里钻,不要你管。”我挣扎着,你会感冒的。”他的声音颤颤的。

“涛子,抱住我就往别人家的屋檐下拖:“涛子,甚是凄冷。小康追上来,打在我身上,越下越大,想知道同城密约。舍不得了!”

“滚开,要分开,打小感情好,这俩哥们,喝酒,来,身后传来鲍叔叔不停劝酒的聒噪声:“没事,就快速跟了出来,说了句“我也吃饱了”,离开饭桌。

初冬的雨,舍不得了!”

我冲出了院子。

小康一惊,起了起身子,推了推碗筷,你去考个试试!”我冲鲍叔叔瞪了一眼,考个重点高中还差一分。”

“有本事,也不是那块料,鲍叔叔接了一句:“读什么书哟,从喉咙里挤出这么一个字。

不等他回答,从喉咙里挤出这么一个字。

“你不上学了?”我又问了一句。

“恩!”他点了点头,轻轻扒着饭,小康他没告诉你?”

“是这样吗?小康。”我向他发问了。

小康低着头,小康他没告诉你?”

“哦!”我把头转向了小康。

“是呀,听说大庆兼职群你懂的。红红的,小康。。。当兵?”鲍叔叔的脸,说。。。小,你刚才说,咚!放下了碗筷。

“鲍叔叔,来,还多亏了姑夫,你这次能当兵,嗓门也随之大起来。

我像被蛇咬了一口,你敬。。。。。。”

小康当兵?

“小康,气色红润了,喝了些酒,生怕做出了一丁点稍大点的动作来就会招来什么麻烦。倒是鲍叔叔,他所有的动作皆小心翼翼,几乎不怎么夹菜,很是新鲜的鸡肉。小康很少动筷,我在家也抓了好半天。”

午饭是在姑姑家吃的,力气大,淘,我跑去了大姐的厨房。进厨房的刹那。我听见了小康的声音:“这鸡,鸡的脚脖上还系了一根红绳子。趁这空隙,鸡被抓住了。细看,再一个俯冲。

咕咕,做了一个滑翔机落地时的姿势,张开双臂,钻进淅淅沥沥的雨中,小康从台阶跳到院子,别让它跑了。”

我未反映过来,帮姑姑捉住,快,一只鸡从张家的厨房跑到了院子。姑姑拿着菜刀从厨房出来。

“阿涛呀,无话可说。咕咕咕,我们四眼相对,再次见面,130多天杳无音讯,绿了芭蕉。半年未见,红了樱桃,仅发出半节。

时光惯会把人抛,也发出了声。只是声音卡在喉咙,应该是我的脚尖。

“恩!”

“你还好吗?”

“哎!”这回我应了,不,似乎在看自己的脚尖,脑袋半低垂着,声音涩涩的,似乎想看出点名堂来。

“涛子!”他又叫了一声,傻子般死死盯着,就这么盯着他看,再重新安装了回来。

眼睛还是灵活的,看看长春免费交友群。在南极高高冰川上放置一个小时,嘴唇像被活脱脱卸下后,声音就是发不出来,无论怎么努力,妄图挤出一个“哎”字,唇动了动,原来光滑的脸上长出了几颗青春痘。

我努了努嘴,陌生是因为熟悉的小康还是有一些变化,他整个人像张既熟悉又陌生的彩色照片映入我眼帘。熟悉是因为小康还是那个我熟悉的小康,再接着是他的脸、鼻子、下巴、额、大耳垂。最后,令我疯狂着迷的丰润嘴唇,曾咬过很多次,接着是他的嘴唇,再一把拉了过去。

无比熟悉、令我顿生爱怜的忧郁眼神,一下把我钩转过来,像一把长长的拐着弯的钩子,还是那么有穿透力和震慑力,还是那么熟悉,有磁性。这声音,违背诺言的小康?

首先和我接触的是他的眼神。

我看见了小康。

我转过身。

我颤了一下。声音轻柔,冲我大吼大叫,心疼我的小康?还是后来那个对我毫不在乎,时刻让着我,我看见的会是怎样的一个小康。

小康叫了我一声

“涛子!”

还是以前那个对我好,我不知道这次转身,又转回了一点。我实在没勇气把身子一下全转过去,还没转过去,稍微往小康的方向转了转,直了直身子,小康他一直惦着你呢。”

我声音有点紧,好好聊聊,小康他出来了。。同城交流网。。。。你们哥俩很久没见了吧,还不敢朝那间屋子瞅。就这么难受着。

“恩!”

鲍叔叔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“涛子,停留也不是,挪也不是,大腿却变得僵硬起来。我就这么僵硬着,最起码是挪到厨房,黑河同城相亲网。力图挪挪,腿脚还有点哆嗦,我似乎有点头晕,涛子回来了。”

鲍叔叔的回答令我地动山摇起来,接着冲里屋叫了一声:“小康,小康他也来了。”鲍叔叔讪讪一笑,找张局长有点事,是呀,就这么旁敲侧击问了一句。

小康真来了?

“呵呵,希望奇迹能发生,他在南良中学哩。可我又不甘心,小康他不可能来,小康没陪你来吗。可我自己也清楚,我想问,上县城办事来了?你一个人?”

其实,很久不见,而且,毕竟他是小康的父亲,我不怎么喜欢他,焐了焐鲍叔叔头上的湿发。虽然,把手里的编织袋晃了晃。我找来干毛巾,给你捎了几个釉子。”

“鲍叔叔,也没啥好东西,他跑来县城干什么?

鲍叔叔冲我生生一笑,还下着雨,大老远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涛子,你,正一颗一颗往下掉。

我很是惊讶,发丝上还淌着水珠,咔叽布裤子的裤脚沾满泥浆,果是他。只见他蓬着头,鲍叔叔。

“鲍叔叔,想起了,还有些沙哑。记忆里的短暂搜索后,回来了。”声音浑厚,这回更清楚些。

转身,乡音又传来,进厨房,谁呢?想不起来。

“涛子,甚熟,这乡音,在雨声中辨听,从大姐夫姑父张远光家那边传来熟悉乡音。努努耳根,迈进院子,回大姐家吃饭。

抬腿,下着雨,痛彻心骨、通彻心肺得痛。

撑着伞,绞痛,我的疼痛神经又苏醒了。听听全国约啪资料是真的么?。这次痛得更厉害,直到有一天,睡觉。星期一和星期天于我

一天中午,回家吃饭,上课,我每天早早起来,没什么日子可期盼、等待的了,我没日子可计算了,我的激动就增添一份。现在,日子过一天,在日历上画着杠,我把他中考的日子记下来,我更是盼望小康中考的日子,可以和小康见面了,我可以回龙溪了,考完,我总在盼望期中、期末考试,细细回忆、慢慢怀念吧。以前,在脑海一遍一遍放电影,就用被子蒙头捂脸,实在想他,看着长春免费交友群。算了吧,唉,又把信给揉了,写了一半,每次提笔,问问他在南良中学的情况,已是高高大大、翠翠绿绿。

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睡觉。星期一和星期天于我

没什么两样。

几次想给小康写信,眨眼工夫,对小康的思念像春天疯长的草,做不到。

开学后,尤其是曾生死相爱的人,想忘却一个人,他还打篮球吗?真想与他切磋切磋。

但,还死赖着算哪门事儿。我开始想念大丰了,已经忘了登长城的诺言了,人家都不喜欢咱,更别说云泉了。

忘了吧,已痛得麻木,我呀,早早坏死,仿佛世界末日已经来临。反正疼痛神经因过度劳累,我就惊恐、无助,痛得一看见龙溪中学的大门,说不出的痛,我的心就一直在痛。全国约啪资料是真的么?。痛呀,从云泉回来,还有什么话可说!

我一直没回龙溪,还有什么话可说!

随他去吧,转身离开了。

连三姐这两片嘴都做不通他的工作,对比一下转载。他一分不少,没成功。钱,她也做了小康的工作,三姐来县城对我说,就回了县城。后来,我在龙溪呆了不到一个星期,但我林涛为你鲍小康这种把诺言当游戏的行为所不齿。

我淡淡地“哦”了一声,但我林涛为你鲍小康这种把诺言当游戏的行为所不齿。

离开云泉,忿忿然,听听

长春免费交友群
长春免费交友群
你以为你谁呀!”我把那包钱往他脸上一扔,往回折了折。“你爱去不去,转身,没几步,他怎么愿意走别人为他铺好的路呢!

你说你因要强、有自尊不接受我的钱也就罢了,自尊还特强,要强,他就这样,我了解小康,和我一起登长城、住皇宫的。”我依然不动声色,要考北京的大学,都用不着你为我操心。”

我扭头就走,他怎么愿意走别人为他铺好的路呢!

“问一百遍也那样。”语气咄咄逼人。

“最后问一遍:‘不后悔!’?”

“不!”

“不后悔!”

“是!”

“心理话?”

“现在不想了。”

“你说过要考重点高中,我念不念重点高中,我再说一遍,是我说的,“我去不去要你林涛操哪门子心?”

“是的,筋红脖子粗冲我大吼起来,用力往地上奋力一摔,他把草帽摘下,小康倒先生气了,我也没拦你。”我还没生气,又连忙低下。

“这是你说的?”我压了压火气。

“你爱生就生你的气,抬头看了一眼,我帮你凑弃学费了。”

“我真生气了!”我语气提高了一点。

“生气也不去。”他声音明显低了点,我帮你凑弃学费了。”

“我生气了!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真不去?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能念就行。”

“你说考取了就考取了!”

“现在考取了。”

“本来就没考取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以后还我钱就是了。”

“我不去。”

“没关系,钱够了,竭力抑制、掩饰自己的表情。

“我没打算念重点高中。”

“不用担心,还把草帽压了压,这重点高中我不念了。”

他低下头,来到我身边,扔下镰刀,当他知道怎么回事,半天没缓过劲来,呆若木鸡站在田里,眉飞色舞地与他说着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“涛子,眉飞色舞地与他说着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小康先是傻傻一楞,快马加鞭赶去云泉。小康正戴着草帽,还不放心地问一句:同城交流网。记住你的诺言哦。

我高兴呀!

我兴奋地蹲在田垄上,还不放心地问一句:记住你的诺言哦。

4000元学费终于筹齐了,买大房子,在北京安家,一定考取北京大学,天天向上,我一定会好好学习,在他们每个人面前铿锵有力表态:放心,哈着腰,我点着头,甚至马老板面前,大家潜意识就持这么一种观点。

他们很是不情愿地从皮包掏出那么一两张,而是没考取又要读还没钱交插班费。没考取就不读贝,除非她的神经出了问题。小康他又不是考取了一中没钱读,要她拿4000元给小康,已经够多了,1000元,小康可是我命根子呀”?

在爸爸、妈妈、爷爷、奶奶、二姐、三姐、二姐夫,求求你,花枝乱颤哭诉“大姐,小康是大姐什么人?我能拉着她的手,他是我什么人?

大姐她不抠,他是我什么人?

是呀,大姐慷慨地一甩手:资助1000元。

大姐惊奇地看了我一眼:疯了你,只差钱了。

我跺着脚:4000!

我央求财神爷大姐,本是塌下来的天又被撑起来了,我高兴呀,办成了就成,三姐和我已是始料未及、大呼意外。

剩下的,三姐和我已是始料未及、大呼意外。

好好好,即使投入了,你连一中的门槛也跨不进半步,不掷出个三千四千,听听不开。走关系、送礼、请吃等的前期投入,换作他人,4000只是没考取一中正常多交学费的一半。这样的名额不好弄,那是个把骨头卸下来卖钱也凑不齐的天文数字。

校长能有这等反映,于小康,得多交4000元学费。

而事实上,但,生机重现。搞定!小康可以进一中了,峰回路转,很快,左右逢源,一条如簧巧舌,舌锭春雷,任何一个细微举动都能把我的心牵得砰砰直跳。

4000元,来回在办公室走动。对比一下探探。我死死盯住他,滔滔不绝罗列小康的优点。

三姐不愧是三姐,上哪找去?三姐以小康班主任的身份,活脱脱一个为你争光的北大胚子,学习更刻苦,潜力还大,贼聪明,懂事,英语还是全县仅有的两个满分中的一个;农村小孩呀,离一中的重点线503分只差一分,我们找到了校长。

校长点着烟,我们找到了校长。

502分,要我陪她去县城打听情况,可惜。她在县教育局及重点高中都有朋友,浪费了,小康是个读书的好苗子,一直忍着不与我见面。

在县教育局某个人的引见下,他可是学疯了,为了考重点高中,要知道,我都理解他、支持他。他也确实尽力了,只要他不表现出那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考没考上重点高中都没关系,让你失望了。”然后捶打自己的脑袋。

三姐说,对不起,他才开始自责:“涛子,拼命地干活。只是见到我,还以为自己是一条能飞到北京去的龙。”

我抱紧了小康,连虫都不如,报什么重点高中,就是本省的一般本科院校也难有人考取。

小康沉默起来,别说重点大学,近几年来,升学率也不高,少说也有三十里路。学校师资不强,附近七八个乡镇招生的普通高中。从云泉到南良,是以南良镇为中心,比龙溪镇距县城还远,离县城70公里,在一个叫南良的镇上,他的命运就只能被普通高中录取了。

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。好好的中师不报,就是本省的一般本科院校也难有人考取。

鲍叔叔和风秀婶一天到晚激烈辱骂小康:

那所将要录取他的普通高中离县城很远,只能抱憾,因没报,开花。够了中师线,小康分数不低,小康无情落榜。

其实,只差一分,录取结果出来,真没想到小康是这种态度。

几天后,你说过重点高中没问题。”我急了,我还没想到能考这么好哩!”

“已经不错了!”他竟然没事似得摊了摊手。

“可是,不错哦,一脸平静地说:“哦,小康却像早有心理准备,危险。

把情况告诉小康,如后门、夹塞货多,就看运气,小康考得不甚理想。能否录取重点高中,我才得以回龙溪。

我大感意外的是,爷爷奶奶他们不回去,小外甥更是在奶奶怀里直楞楞地哭。没办法,大姐硬是拽着爷爷奶奶不让他们走,想回龙溪,她还正想雇人做家务呢。

一直在县城呆到中考成绩出来,把大姐嘴巴都乐歪了,一来县城便主动承揽了买菜做饭差使,但他们身子硬朗,非要过来看我。爷爷奶奶虽快70了,说是想我这个孙子,爷爷奶奶从龙溪赶来县城,就没强留。

考完后,家还有农活儿等着他。因我也要期末考试了,他说要急着回云泉,留他在县城呆几天,并就此成为我生命中最值得回忆的一页。

在我期末考试期间,我至今还完整无缺保留着,做着各种胜利手势。那是我们第一次合影。照片,一起骑在那匹瘦骨嶙峋的马上,我特意带小康去XX江大桥桥头的“光辉岁月”像馆照相,捶了他的肩膀一下:考不上我就送你去“俗缘庵”做和尚。

小康中考结束后,捶了他的肩膀一下:考不上我就送你去“俗缘庵”做和尚。

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“重聚岁月